远溪行

亲亲你啦。

瞎涂的草稿流,在摸索新的上色方式!!
p1是初见杀!
p2黄猺眼里有星星。
p3!!欺负小黑仔。我要被他笑死了也太可爱了吧...。
我给他取名叫,小黑仔在黑酒吧里喝黑啤(?

〈金龙鱼〉无名。上

cp是东皇太一×大乔。龙王和巫女的设定。
很久之前给亲友写的甜饼,未完。
人设是天美的,ooc是我的。大概是..呃。青梅竹马?

龙王第一次见到巫女时,大概是小巫女最狼狈的时候。
失足跌落海里淹个半死再被人救起来实在不是什么好的回忆,于是现在每次龙王提起往事时,巫女都我不是我没有。

当然那也是很多年前的事了,彼时的巫女还很年幼,甚至还没有龙王的尾巴高,就算被这种人身龙尾的怪物从水里捞出来却一点儿也不害怕,也不知道是胆大包天还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抑或两者都有。小巫女踮起脚来,笑眯眯地伸手要摸龙王的一双龙角。

“真是无知的人类啊,”龙王想,“我的龙角是什么人都能摸的吗。”

于是龙王很痛快的拒绝了。

“真是奇怪的人类啊,”龙王低头看着刚刚从水里捞出来差点儿溺死都没哭,看到了深海龙王的真面目也没被吓哭,被自己拒绝了却委屈的哭的快化了的小巫女,心想道,“吵死了...。”

被吵的受不了了的龙王弯下腰,小心翼翼的让小巫女靠在自己怀里,拉着她的手摸了摸自己的龙角。

“行了,就让你摸一下,别哭了啊。”

小巫女抽抽鼻子,意犹未尽的又伸手挨个摸了个遍,心满意足,不哭了。

可以说非常好哄了。

小巫女一天天的长大,以前那个活泼爱笑的小姑娘性子也敛了不少。现在的巫女脸上最多的表情就是礼貌又淡然的微笑,旁人很少再见她有过于情绪化的表情。

龙王问起她时,她只是摇头,一边抱着腿把头搭在膝盖上,一边叹息说完美啊,是最无情的禁锢。

龙王不太懂陆地上人们的条条框框,不太懂人为什么要活成别人希望的样子,也不太懂他的小巫女所感慨的一切。

他只要一直陪着他的小巫女就好了。

这个时候的小姑娘已经很有巫女的气势了,手持一盏引路灯端的是成熟稳重。

然而面对龙王时,巫女会少有的露出属于这个年龄少女的烂漫。龙王无奈的摸摸她的头,再端着架子,到底还是个孩子啊。

海边有块巨石,小巫女就坐在那里,和水中的龙王闲聊。说今日村子里又发生了什么事儿啊,说妹妹又给自己来了封信,又说自己的魔道修行…说着说着巫女突然起身就往海里跳。

龙王一惊,忙伸手接住她护好。扑通,入水溅起了好大的水花。

巫女倚在龙王身上,心满意足的笑了起来。给龙王吓出了一身汗——如果龙也能出汗的话。

龙王把她放回那石头上,开始教育孩子,龙王鲜少发怒,这次却带了点儿怒意。

“不会水就跳,我万一没接住你怎么办?”

小巫女一点儿也不怕他,反而伸手还要他抱抱。

“不会的啊,”巫女心情大好,歪头冲他笑眯眯的,“你肯定会接住我的。”

龙王晃了下神,然后抱了抱小巫女。

绝对不能让这个小丫头看到自己泛红的耳尖。

如今很不太平。

天下大乱,小镇上人心惶惶,连空气似乎也弥漫着不安和绝望。

巫女来得也不像以前那么频繁了,巫女一职,不过便是让人们在生出对上天的恐惧时靠她寻得一点儿安慰罢了。

——巫女代表的便是上天的意思,她一定会庇护我们的。

龙王看着巫女疲倦的神色,叹道:“你有多久没好好休息了?”

巫女靠在他怀里——可能只有在龙王面前她才会这样儿吧,多日紧绷着的神经一旦放松,接着来的便是汹涌的困意和深深的疲倦。

巫女迷迷糊糊的快睡着了,被人冷不丁一问一时没回过神,晚上的海风有些凉,她又向龙王怀里缩了缩,小声回答他。

“也没有很久..那些人有什么事儿只会不停的祈求上天保佑,因为这个最近事儿有点儿多....”

龙王伸手揽了揽她,宽大的袖子一挡顿时暖和不少,他和她说话,巫女困的头一点一点的还撑着回答他。

风吹着更凉了,龙王换了个姿势一心一意挡风,低头看见巫女已经不知道什么睡着了。

龙王顿了顿,到底还是个孩子呢。他伸手给巫女顺了顺长发,笑了笑轻声道:

“晚安。”

海风还在呼呼的刮,月光洒在水面又被风吹着打散,似乎是风平浪静。

龙王看向远处的海平面。

要入秋了。

——待续。

做了张花花的表情包!!
看的时候就在想这个!!花花的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笑爆

【吕蝉】无望

尝试写刀,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想表达什么。
一个用蝉蝉时被对面吕布打的吱哇乱叫的产物。Ծ‸ Ծ
文笔没有,OOC遍地。
设定来着背景故事,自己有瞎编。

吕布无力跪倒地上,紧紧攥着方天画戟支撑着身体。眼前一片血红。

不够啊...

咬咬牙起身挥着方天画戟,斩灭冲上来的又一波敌人。

杀不够啊.....

体力耗竭的战神又一次倒下,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一个浅粉色的身影。

吕布一晃神,第一次遇见她是什么时候呢。

吕布只记得初见那人是在一处宴席上,舞姬上来起舞助兴,他一眼就看见了她。那人举手投足之间尽是绝色,头上的花簪随着她的动作一晃一晃的,嘴角噙着一抹浅笑,甚是好看。

吕布看着她,再也移不开眼。她是那么耀眼夺目,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有一美人兮,见之不忘。

一曲终了,她却独独向他走来,俯身一礼。

“妾身名唤貂蝉。”

世人皆知舞姬貂蝉世间绝色,却独独倾慕于战神吕布,一时间成了大街小巷人们茶后饭余的闲谈。

可舞姬是真心仰慕将军吗?

——谁知道呢。

不,这不是初遇。

那大概是十余年前了。昔日的战神奄奄一息时,是她为他送上清水。

“活下去。”

他听到她这样儿说。是了,吕布不语。我会活下去。活到最后,成为所有人都为之惧怕的存在。

彼时年幼的貂蝉还不知道自己救下的这个人会是多么可怕的存在。

她救了他一命,他屠了她满门。

可吕布哪里记得这一切,只疑心是人们背叛,而他,不过是消灭了背叛他的人而已。

这便是他们的第一次相见,或许从一开始就是错的开始。

吕布闭了闭眼,不再想那些。

眼前敌人的阵型被他一人冲散,简直是他单方面的屠杀。

可纵然是战神,也会力竭。更何况带来这一切的又是心爱女人的背叛。

吕布咬牙,冲向敌军首领,方天画戟直指那人首级。

貂蝉沉默着站在远处看着。

战神吕布..果然是不可战胜的吗。

可是..他要不死,我怎么对得起我的族人呢。貂蝉想。

身边的影抓起了长枪。

如果换了身份,如果没有那些事,我会爱上他吗..?貂蝉问自己。

转眼间影子已到了首领身边,比吕布还要快。

或许吧。

只是现在..貂蝉看着影子和吕布一战,眼底没有任何情绪,她出神不知道在想什么。

吕布必须死。

不知过了多久,影子浑身浴血回到了她身边,貂蝉怔怔的看着他。

结束了吗?

吕布..已经死了吗...?

我的仇..报了?

貂蝉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大仇已报应该开心才是。可是她只要一想那个男人,难受的想掉眼泪。

她眨眨眼。我会不会..也有一点点喜欢你呢。

已经太晚啦。

她没听到吕布死前的轻语,声音那么低那么低,似乎刚出口就随风而散了。

只有影子听到他说。

“就算是下地狱,也要和你一起。

——貂蝉。”

我告诉你要活下去,最后却是我害了你。

【甜向】万圣快乐

CP瑜乔,有那么一丢丢一丢丢的狄芳。

小乔万圣前夜,元芳黑猫爱糖果。

私设和OOC都有,我也不知道我写的什么..。

没赶上万圣节qwqq看的开心就好啦。

每年万圣节小乔都会带着隔壁家的小元芳去坑蒙拐骗要糖吃。

小乔顶着头顶上两只大南瓜,蹦蹦哒哒的挨家挨户敲门。跟在她后边儿的元芳看的胆战心惊,总怕她头上的南瓜由于小姑娘太过欢快的动作啪叽摔下来。

小乔却坚决不肯摘下头上的南瓜装饰,还美滋滋的摇头晃脑,说这样儿才有节日气息。元芳压压自己的大帽檐,不再看了,他晃晃自己的猫耳朵,心想这样儿多轻快呀。

不过..元芳晃晃耳朵,想起之前听说的那个南瓜发饰的来历,这大概才是小姑娘一直戴着它的原因吧。

不想了不想了,元芳感慨极了。小本子上八卦羞哒哒,鼠..啊不对,人生太复杂。

小家伙敲遍了整条街,看看鼓鼓囊囊的口袋心满意足的收工了。

元芳累瘫坐在屋子门口,心想这下总算能回家了吧。

小乔剥了颗糖放进嘴里,吧唧吧唧津津有味。她一把捞起元芳:“走吧小朋友,回家...不,等等。”

小乔不知道看见了谁,又扔下元芳,仔仔细细的整理了一下有点儿乱糟糟的头发,扶正歪掉的小南瓜。抬腿刚要跑向那人又停下伸手抚平了刚才歪在地上裙子上压出的褶子,这才向着街道另一头的那人跑过去。

看的元芳叹为观止,啧啧称奇。扭头看看小乔跑向的那个人。

明白了。

“周..周公瑾!”

不知道是刚才的奔跑耗费了体力还是见到眼前之人的欣喜,小乔说话的声音都有点儿小小的发颤。

周瑜回过头,明显愣了一下,接着他又弯眸笑了起来。
小乔被他的笑晃了一下神,就忘了该说些什么了。小姑娘绞尽脑汁开始扯话题:

“你..你送我的南瓜我有戴哦。”

周瑜低头看她这样笑得更温柔了,“我有看到,”终于忍不住伸手揉揉小乔的脑袋,“很可爱。”

小乔觉得自己脸有点儿发烫。

谁知周瑜还嫌杀伤力不够大似的,想了想又补了一句。

“我很喜欢。”

小乔觉得自己脸红的快爆炸了。

小乔魂不守舍的梦游回了元芳旁边儿。元芳还吓了一跳,说你脸怎么这么红。

“没..没事儿,”小乔坐下,把脸埋在手心里,没忍住一声尖叫。

“啊啊啊啊啊妈妈他撩我!!”

元芳惊恐的捂住耳朵,魔音贯耳。

...元芳突然想起来那个头发总是精神抖擞的立着中间还夹着撮绿毛的男孩子。

还没有向他要糖呢,元芳想,而且他还欠我糖葫芦。

元芳意识到了自己有点儿危险的想法,他扭头惊恐的看看身边儿冒粉色泡泡的小乔,再一次感慨了。

恋爱脑果然会传染啊。

长城守卫军的日常

瞎写,ooc都是我的。
只有几句话的人我就不打tag啦。
看的开心就好啦不要深究细节啥的。×

长城守卫军这两天的伙食有点儿素。

铠和苏烈决定抗议,以每天多吃两碗饭的方式向主厨守约抗议。

守约很委屈,朝廷下派的粮草里什么都有,就是肉少,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他守约总不能学习佛祖割肉养活整个守卫军吧。

守约决定抗议,以每天在饭菜里多放蔬菜的方式向队长木兰抗议。

然而并没有什么用,木兰爱粥,菜粥也能吃的有滋有味,所以他们亲爱的队长大人并没发现这几天的伙食有啥不对。

玄策连着吃了三天菜之后觉得自己脸都要绿了,玄策决定抗议,以离家出走的方式向全体成员抗议。

没成功。

玄策早上刚想走,就看见自家哥哥炖在厨房里的好大一锅牛肉。

玄策咽咽口水,离家出走什么的..下次再说吧。

玄策乖乖巧巧坐在餐桌边,等着哥哥喊开饭。守约向桌子上端菜时看见规规矩矩坐在椅子上等着开饭的玄策没忍住笑了,他招招手示意玄策过来。玄策眼睛一亮,满心欢喜以为哥哥要提前给自己开小灶。

小狼崽子欢天喜地的扑过去。

.......被人塞了一嘴的蔬菜。

玄策苦着脸嚼了半天,终于受不了了要呸呸呸吐出来,就被自家哥哥的眼神吓得咽下去了。

守约笑的特别贤惠特别温柔,一看就是特别为自家弟弟打算的长城好哥哥:“玄策,长身体的年龄,可不许挑食啊。”

玄策泪眼汪汪。没挑食,哪儿挑食了,天天只吃青菜哪里挑食了..。

玄策扭头盯着被肉味引来的铠,用眼神示意铠帮他说说话。

可惜目前铠的眼里只有肉,他甩甩自己的小辫子,拍拍守约的肩:“相信我,叛逆期的少年需要更多的蔬菜。”

守约深以为然。

守约笑眯眯的分了今天的早饭:“牛肉是大叔和阿铠的,木兰姐爱粥,蔬菜留给玄策。”

愤愤啃了一盘子菜的曾经的团宠玄策觉得自己失宠了。

玄策背着自己的小飞镰,愤然离家出走了。

幸好长城这边儿能吃的动物多,玄策摸摸自己的狼耳朵,气闷极了。

狼都要养成小白兔啦..!!!